今天是

38/26℃ 詳情

您當前的位置 : 臨安新聞網 > 今日要聞
放學早接送難 破解三點半難題讓家長從心酸到心安
發布時間:2019-08-01

下午三點半,小學生放學早、家長接送難,這道“三點半難題”,是很多家長心中的焦慮。

為破解“三點半難題”,浙江一直在努力探索。2018年12月,我省率先在全國省級層面出臺了《關于進一步規范小學放學后校內托管服務工作的實施意見》,更是力度空前。

“我對接孩子放學這事的感受,從‘心酸’‘心累’到‘心安’。”海寧的學生家長樊海雄算起了“三筆賬”——孩子安全賬、家庭和諧賬、經濟支出賬,他為校內托管服務點了大大的贊。

政策有了,各地落地情況如何?如何提高服務質量、豐富活動內容?如何激發教師參與積極性?……過去三個多月時間,省政協教科衛體委赴多地深入調研。7月30日省政協舉行的“加強小學放學后校內托管”民生協商論壇上,這些大家關心的問題,省政協委員和界別群眾代表幫你問了。

「對話」

兩位省領導和兩位小學生

“叔叔阿姨好!”在民生協商論壇發言席后排,探出了個小腦袋,稚嫩的聲音吸引了在場所有人的目光。這個戴著紅領巾、扎著馬尾辮的小姑娘叫甘韻涵,是杭州西湖區保俶塔申花實驗學校三年級小學生,也是此次參加論壇年齡最小的代表之一。

對于“放學后校內托管”的話題,她的感受更為真切。“我參加了晚托班,特別喜歡制作3D眼鏡的科學實驗。老師教我們用紙板畫成眼鏡,剪下來,把3D鏡片裝上,然后帶我們看電影,里面有立體感,很好玩……”

甘韻涵小朋友的講述,引起了到會聽取意見的副省長成岳沖的關注,他接連問了幾個問題。

“你家離學校遠么?”

“不遠。”

“你一個人敢回去嗎?”

“我覺得可以。爸爸媽媽工作很忙,但又不放心,就上了晚托班。”

“你們是一個班級、一個年級,還是多個年級在一起?”

“一個年級。”

……

甘韻涵小朋友落落大方的回答,贏得了現場一陣掌聲。

“好,下面請另一位小朋友來說說。”主持人省政協主席葛慧君說。

“我是杭州西湖區三墩小學二年級學生,我聽參加晚托班的同學說,可以學做實驗、做游戲,還可以踢足球。我也很想上晚托班。” 胡宇涵羨慕地說。

“你最喜歡什么課?你怎么沒有報晚托班呢?”葛慧君問。

“我最喜歡打籃球。我媽媽是我們學校的老師,下了課我就待在她辦公室,她今天也來了,就在這!”胡宇涵說著就指了指他的媽媽。

小朋友可愛的話語把大家都逗樂了。兩位小朋友的心里話,引發了與會人員的思考。

「熱議」

托管服務需要各方共同關心

4月以來,省政協部分委員和專家,先后赴杭州、嘉興、紹興、麗水等地開展“小學放學后校內托管服務”調研,聽取各方意見建議。

從調研來看,截至6月底,全省已有83個縣(市、區)推開小學放學托管服務,有2428所小學實施托管,占全省非寄宿制小學(包括非寄宿制九年一貫學校)總數的74.09%。有的縣(市、區)實現了所有小學校內托管服務全覆蓋。但目前還存在工作推進不平衡、不同群體在認識上還有偏差、保障措施不到位、服務質量有待提高等問題。

為了參加這次民生協商論壇,省政協委員陳洪春把桐廬的22所農村小學校長挨個聯系了一遍,發現農村地區對“小學放學后校內托管服務”需求也非常大。省政協委員沈清接受記者采訪時表示,這個政策很人性化,各地各校托管服務時間普遍在2小時左右,托管時間與家長接送基本實現無縫對接。

會上,省政協委員盧真金也一針見血地指出托管存在的個別現象,“政府和民辦機構很主動,學校和教師還比較被動。主要體現在,校內托管服務的制度還不夠完善,教師參與托管服務的積極性不夠高。”

“低年級教師是承擔校內托管的‘主力軍’,但他們大多是女性,參加輪班和照顧家庭之間存在較大矛盾。”省政協委員顏瑤卿說。

界別群眾代表紀馭亞也在調研中發現,有部分學校的教職員工平均每周參加學后托管三次,最多的每周五次,增加了教師負擔。

省政協教科衛體委的調研顯示,各地教師參與托管服務工作量多少不一,普遍的是每位教師每周參加1-2次。多的如平陽、永嘉,平均每人每周達3.8次,負擔較重。

如何激發教師參與托管服務的積極性?省政協委員徐美珍建議,浙江可參照福建的做法,學校老師參與學后托管的工作津貼不納入績效工資總額,提高教師的待遇,充分調動教師的積極性。

省政協應用型智庫成員侯公林教授不無擔憂地說,“托管服務,不應該都交給教育部門承擔,否則教育部門壓給學校,學校壓給教師,讓教師8小時工作時間外額外提供托管服務,教師負擔很重,可能引起公立學校優秀教師的流失。”

他建議,統籌民政、婦聯等部門以及社會各種有效資源共同參與托管服務。

「回應」

如何激發教師的積極性

甘韻涵爸爸甘先生告訴錢江晚報記者,他和愛人平時工作較忙,以往接送孩子的事都交給了老人,后來老人也有自己的安排,“三點半難題”就一直困擾著他。從學校了解到,針對接送困難的情況,可以參加“小學放學后校內托管服務”。名額有限,設有一定門檻。“我們家的情況符合要求,在三年級的時候,報了學校‘晚托班’。”甘先生說,自從孩子上了學校“晚托班”之后,不僅解放了家長,孩子也很開心,學校老師會給他們準備豐富多彩的活動。

甘韻涵學校的老師楊悅告訴記者,她是一年級托班的班主任,“一年級有5個班,最后參加‘晚托班’的孩子有30個,剛好一個班。” 楊悅說,從她了解的情況來看,家長對小學放學后校內托管服務的剛需很大。

“周一到周五,有3至5個年輕教師值班,每天都會給他們準備不同的課外活動,像教他們種菜、手繪等,孩子們比較喜歡。”楊悅說。

如何激發教師的積極性?省財政廳和省人力社保廳的相關負責人積極回應。

財政廳相關負責人表示,“支持參加托管服務的教師取得合理的報酬,這個態度是明確的。但小學放學后校內托管是具有公益性、非普遍性的托管服務,托管成本要建立合理分擔機制,由于縣域之間的不平衡,具體實施由縣級教育財政部門共同負責,并由實施學校加強經費管理。托管學校要用好相關政策。”

省人力社保廳相關負責人回應,《關于進一步規范小學放學后校內托管服務工作的實施意見》中已經明確:各地人力社保、財政部門對參與托管服務的學校要適當增加績效工資總量。

“其中,核增績效工資總量和不納入績效工資總量表述不同,但實質是一樣的,都是在正常的總量外,單獨給教師參與托管服務工作發放勞務報酬,并給予適當傾斜。在核增學校績效工資總量時,考慮到各地開展托管服務的收費差異、教師的收入水平不同、具體的管理辦法不同等,具體由各地人力社保、財政、教育部門制定操作細則。”該負責人補充道。

來源:錢江晚報    作者:    編輯:凌培基
版權和免責聲明:
  
①凡本網注明“稿件來源:臨安新聞網”的所有文字、圖片和音視頻稿件,版權均屬臨安新聞網所有,任何媒體、網站或個人未經本網協議授權不得轉載、鏈接、轉貼或以其他方式復制發表。已經本網協議授權的媒體、網站,在下載使用時必須注明“稿件來源:臨安新聞網”,違者本網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。
② 凡本網注明“來源:XXX(非臨安新聞網)”的作品,均轉載自其它媒體,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。
③ 如因作品內容、版權和其它問題需要同本網聯系的,請在30日內進行。聯系電話:0571-63715099。
臨安發布微博
臨安發布微信公眾號
今日臨安微信報
今日臨安公眾號
黑龙江时时停了